第736章番外抓紧时间把握(1/2)

加入书签

  萧夜离此刻脑子里全是医书确凿的论证,压根儿没发现杜子衿的异常,只是觉得两人站在院子中央不方便说话,就直接上前再度抱着杜子衿进屋,上楼,回房了。

  “昨晚阿轩喝醉了,我把他送回家之后就直接去了宫邸查些资料……”

  “哦。”杜子衿呐呐的听着,以为这只是萧夜离一夜未归找的托辞,心中各中滋味复杂,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  萧夜离听着她轻柔温顺的声音,低头将灼热的目光投放到她脂粉未施,散发着如玉光泽的清透脸庞上,长长了的墨发用水晶丝缎绑带简单的束在一起,格外的温柔美丽,心中被阴影压制了整整一年的欲望突然就再也克制不住喷薄而出了。

  他记得,阿满小日子刚过两天,现在应该就是那所谓的安全期……

  “阿离……唔……”杜子衿沉默了片刻,还是决定面对现实,趁着这个机会跟萧夜离好好说清楚,于是斟酌了用词正打算开口,却不想萧夜离低头如暴风骤雨一样吻了下来。

  杜子衿楞着,被动的承受着,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他们俩……不是预备摊牌的吗?

  只是鼻息之间全都是萧夜离带着一丝酒气的熟悉气息,杜子衿无力挣扎,很快被抱着推倒在床上,看着上方急切的萧夜离,她只觉得自己似乎也跟着醉了,疯了……

  即便到最后留不住,她也不愿意就这么距离遥远的失去他。

  即便此刻他给予的是最后的温暖,她也不舍得拒绝。

  杜子衿的呼吸渐渐急促,双手紧紧抓着萧夜离的衣服,打心底害怕,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可以这样名正言顺的抓着他。

  原来她曾经以为的天长地久,原来也是尽头的。

  鼻息交织,呼吸紊乱,渐渐的,杜子衿便意乱情迷起来,只是眼角却不受控制的慢慢湿润。

  萧夜离动了情,动作急躁,甚至带着一丝躁动的粗鲁,他等不及慢慢脱去衣衫,直接大掌用力,空气中霎时传来布帛撕裂的声音。

  杜子衿喘着气,杏眸半睁,眼波迷离,默默的承受着萧夜离半边身子的重量,原以为承受不起的重量,此刻却让她觉得这样的安心,这让她有靠他很久依旧还拥有着他的错觉。

  萧夜离身体内的欲望一旦释放,就如猛兽出笼,根本压制不住,他只是胡乱的吻着杜子衿,不断喊着她的小名,一手紧紧的抱着,一手急乱的撕扯两人的衣衫。

  等到再无阻碍,他便弓起身子然后用力的撞进杜子衿的身体,才觉察她的干涩。

  杜子衿没想到久违的欢好亦会如此疼痛不适,这让完全没有准备的她抑制不住痛呼出声,随即又怕萧夜离败兴,当下咬唇忍住。只是眉宇紧蹙,那种疼痛是想掩饰也掩饰不了的,盘旋在眼眶内的酸涩顿时化作滚烫的泪水落下,也不知是疼的,还是因为其他。

  萧夜离这才拉回些许理智,是他太过急切莽撞了,原本以为杜子衿的身体早就熟悉适应他了,却不想经过怀孕、生产、以及长达一年的疏离,一时之间根本无法适应,当即面色隐忍歉疚的停下动作,僵着伏在杜子衿身上,“抱歉,弄疼你了……”

  目光落在杜子衿的泪痕上霎时一缩,萧夜离愣了愣,心突然就疼了。

  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阿满……”萧夜离近乎呢喃着低下头,温柔的一一吻去杜子衿脸上尤带着温度的眼泪。

  他心里明白,杜子衿流泪,不仅仅是因为这一刻的疼,更是这一年来的疏离和冷落。

  可她却不知,他心中害怕失去她,此举乃逼不得已,如今想来也觉甚为愚蠢。

  “阿满,这一年来,委屈你了……是我自己的问题,也是我想的太简单,太过愚蠢……”萧夜离轻轻的吻着杜子衿,断断续续的开口解释,“可是昨夜我已经回宫邸查资料清楚了,每个月只要避开最易受孕的几天,加之平时多注意,其实你并不会如我想象的那般容易……阿满,我只是太害失去你,比起你,我宁可没有孩子……我们只要北音清越就够了……”

  杜子衿一开始思绪堵塞,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萧夜离呢喃的是什么意思,一直到最后两句,那带着颤音的语音毫不掩饰恐惧的话突然让她灵台清明,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,他这一年多的疏离和躲避是为了什么。

  这一瞬间,两人以最亲密之姿抱在一起,诉说着心底深处隐藏的真心,杜子衿眼泪落得更凶了,仅仅只是几句话,她突然就觉得这一年来的惶恐和酸楚都算不得什么了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