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八章失散(1/2)

加入书签

  readx;????呼……

  我松了一口气,总算是没有出错,有了冷烟花的加入,我们的视线范围变的更广,但还是没有看到四周的墙壁和位居中间的寝殿入口,这个地宫的面积还真是大的惊人。

  “队形不变,招子给我放亮点,这地宫有点邪乎”

  二叔说着,带头越过了石碑,只走了十几步就踏上了断魂台的范围,如隔世石上壁画所描绘的,断魂台的这一端并没有繁复的花纹,不过石台上却散落的摆着一些青铜器。我数了数,一共有九处,辨认之下发现竟全是祭祀用的器物,有些碟盏上还有尚未完全腐化的水果,黑乎乎的散发着臭气,这些器物看上去只是尺寸比祭天用的要小很多,应该是供祭祀人用的,莫非是用来祭祀墓主的?不过这于理不合啊,祭祀墓主的摆案应该放在祭殿才对,怎么可能设置在这里,这种完全是脱离葬制的做法,在当时可是犯大忌的!

  就在这时,我突然想起在壁画上看到的那些恶鬼,看那狰狞而痛苦的模样应该是在受罪,这些祭祀之物……

  我瞳孔猛的一缩,似想到了什么一样,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,他娘的,这玩意儿没准不是祭祀人的,是祭祀鬼的啊,而且还是没能投胎的恶鬼!

  想到这里,我下意识的看了看眼前这条裂缝,裂缝的宽度大概在五米左右,裂缝里除了接近地表的一部分之外,剩下的仍然淹没在黑暗之中,之前失手扔进去的冷烟花仿佛被黑暗吞噬了一般,没有一丝光亮散发出来,对此只有一个解释,那就是这条裂缝太深,深不见底。我突然想起他们说起的刀锯地狱,莫非这条裂缝也是模仿地狱而修建的?或者说是因为有了这条自然形成的裂缝,才有了这座石台和所谓的刀锯地狱?

  裂缝,科学上说是板块内部剧烈运动造成的,诸如地震火山之类。但在风水上,裂缝有两种说法,其一为山缝,山为龙,掌风水大势。三尺之缝为龙口,乃是龙气喷涌之地,葬则吉。三丈之缝为衰根,此为龙气将绝、地脉已枯的征兆,从此处喷涌出来的不再是龙气,而是地脉中的污秽,葬之为凶。这种地方就是养尸地的原型,最容易发生尸变,被地仙列为最不详的风水之地,鲜有墓葬。乌族擅长天星风水,岂会不知此地风水道理,但南疆侯却偏偏在此地挖掘地宫,修筑陵寝,难道是故意而为之?

  我转而看向裂缝的上方,空荡荡的一片,并没有壁画上的恶鬼飘荡,心里不免有点失落,从小到大鬼故事听过不少,就是没见过真玩意儿,古代人民的动手能力还真差,就会画画吓唬人,抓两只真鬼来撑撑场面该多好!

  “这是九祭器,用来祭祀鬼魂的,看见那破碗里干枯的柳条没,鬼性阴,柳树也为阴,只有以柳条为桥才能沟通阴阳,鬼才能吃到贡品,当然这都是扯淡,有鬼也是躺在这墓里的死鬼,二爷今天让他连死鬼都做不成”

  二叔淡淡的说着,嘴上虽然不在意,但眉宇之间却笼罩着一丝阴云。盯着眼前这道宽三丈左右的裂缝,它就像是一道天堑般横在我们面前,阻断了去路,要想继续走下去,就先得越过这道裂缝,这是我们之前没有考虑到的。

  这个要怎么过去呢?一时之间,我也想不出什么办法。

  “二爷,你说我们能不能用黑折子过去,它承受一个人的重量完全没问题”

  就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,老胡突然说到,用黑折子,怎么用,难不成要接上几节玩撑杆跳?

  老胡看着一脸茫然的我摇了摇头,从他自己的背包里倒出来一节节的黑折子,开始一根根的拧上,等接了七八根之后,我终于明白了,他不是要玩撑杆跳,而是要用黑折子搭桥,做成一个类似于吊绳的东西。

  三两下的功夫,老胡就做好了,往那边一凑,长度刚刚好,还有富余的。二叔对此也是大加赞赏,直夸老胡机灵,顺便还把我给带上了,不过不是夸我而是损我。

  既然工具也做好了,就着手准备过去,二叔本想打头阵,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