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6章遥远的等候(1/2)

加入书签

  林楚几乎是一路闯红灯过来的。紫you阁?om

  杨景然好久不联系他,突然跟他说带着医药箱过来一趟,他就懵了,以为他是出了什么事,立马火急火燎地赶过来。

  本来他一个修心理学的跟看身体病的医生是有很大的不同的。

  可是谁让他认识了杨景然,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这家伙,自从他们认识后,他就大病小病,大伤小伤,把他从一个单纯的心理学医生,硬生生逼成了,除了心理,就连简单的伤痛,或者不是致命的伤口,他都能够上线处理。

  他这才把古诺骗进自家户口本不久,结果就第二天就接到他的电话,忍痛丢下自家心爱的小娇妻,谁知道赶过来看到的却是他跟苏晚的你侬我侬。

  林楚当下就沉了脸。

  不过能够看到杨景然好,算了,他就不计较了!

  林楚跟苏晚做了简单的检查后,开了退烧药后,不等杨景然说什么,提着医药箱,转身就离开了梨苑。

  这天晚上,杨景然跟杨寸心和杨言晖两个小家伙洗完澡后,以怕苏晚传染给孩子为由,把两个孩子骗去了儿童房。

  可是后来在杨寸心可怜兮兮的神情,和杨言晖“十分合理的建议”下,最终还是让两个孩子来到了主卧,让苏晚一个人睡在床上,他跟两个孩子在打了地铺。

  而此时此刻,在景城的机场。

  唐靖亲自开车送的唐野,在送他到检票口的时候,唐靖问到,“真的放下了?”

  唐野看了一眼手中的机票,没有回答,抬手在唐靖的胳膊处拍了拍,说了句,“回去吧。”

  见唐靖没有动,他轻笑一声,“你不走,那我走了。”

  说完,唐野便转身把机票递给了安检人员。

  在候机的时候,因为还有一段时间,他坐在候机室里,刚好一个小女孩儿穿着轮滑鞋从门口滑过,就这么一不小心带飞了他的思绪。

  他记得那是在晴朗的海上,他第一次出任务。

  在顶层的滑冰场上,他看着冰场中央那抹灵动的身影,所有的目光和视线都被她深深地吸引。

  他站在一旁,像个观众。在她收起最后一个动作的时候,蹩脚地跟她打着招呼:“嘿!”

  她应声回头,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但是动作并未有所停顿,接着她移开了视线。

  眼看着她就要离开,唐野心下一急,在观众席上,绕着栏杆跟着她跑,一边跑一边问,“你滑得真棒!你可以教我吗?”

  她停下脚下的冰鞋,转过身看向他,开口,“场地有教练。”

  她的声音一直都淡淡的。没有多少起伏,褐色的眸子深邃而迷人,一片清冷。

  唐野想,也许就是当时她的一个跳跃,还有她在冰场上滑出的那道弧线,又或许就是那褐色眸子里的一抹清冷,让他记了她一辈子。

  “可是教练看起来都好凶,你能不能教我一会儿,就一会儿?”唐野望着她,带着几分他从来没有过的撒娇,还有几分装可怜,“我一直都被关在家里,爸妈也不管我。从来都没有玩儿过这个东西,你就教我一下,就一下可不可以?”

  本来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理由太过蹩脚,谁知道,她愣了几秒后,竟然点头同意了。

  她真的很细心,她的手有些凉,握着她的手,仿佛是那么的脆弱,他都不敢怎么用力,怕一不小心就折断了去。

  其实,那蹩脚的理由,也不算是骗人的。以前他确实没有玩儿过这个东西。

  从他懂事开始,就被扔进了岛上训练,在他的世界里,只有训练,确实没有这种能玩儿的东西。

  这还是他被扔到岛上后,第一次出来。

  其实他的好奇心一直都是不重的,他也不知道他那天是怎么了,看见苏晚在滑冰场上一次又一次地旋转,一次又一次的跳跃,他就忍不住对这个女孩儿好奇,忍不住想离她更近些。

  现在想起,那大概是他离苏晚最近的时候了吧。

  哪怕是后来他帮她照顾杨寸心和杨言晖,即便她心存感激,但是却依旧保有警惕。

  只有当初那个时候,她对他毫无戒备,坦诚相待的。

  只是,那个时候,就好像昙花一放,逝去,就再也回不去。

  在那个晴朗的海上,黄昏的海上,日落为他们的身影镀上一抹金光。

  唐靖问他是不是真的放下,他没有回答。

  离开,放手算得上放下吗?

  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,他这些年心心念念的女孩,支撑他挺过一次又一次的生死难关的女孩,从当年的那件事开始,他们就注定没有结局了吧。

  即便多年后再遇见,他抢在唐和邵辛伊的前面把她先掳走,他想在最大的保全她,满足她的同时,完好地解决这件事。谁知道,邵辛伊会突然出现在那个小岛,还对苏晚做出那样的事情。

  看着苏晚遍体鳞伤,他才意识到,他原本想保护的女孩,最后却因为他伤痕累累。

  如果说,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退缩的,大概就是这个时候吧。

  昏迷中的苏晚,让他感觉,她比以前更加脆弱。他甚至不能保证她的安全,或者如果有一天唐要对苏晚做些什么,他什么都做不了。

  可是,杨景然可以!

  不管是当年,还是后来,或者是现在,他都可以为了苏晚想尽一切办法,义无反顾,奋不顾身。

  就像,他可以为了苏晚咬牙挺住所有刑具让他的身体满是鲜血;他也可以拼着鱼死网破也要在全无范围内,把他们的基业尽可能的摧毁,只为了救苏晚;他也可以为了苏晚。甚至不惜亲手毁掉杨振多年的心血,让铭鼎集团一夕破产

  杨景然能为苏晚做的,他都不能。

  即便,他再在乎苏晚,他能做的也只是尽可能地在唐的压迫下保护她,他是永远做不到像杨景然一样,站到唐的对立面,跟唐作对。

  他没有杨景然的勇气,他也没有杨景然的魄力,他更没有杨景然的实力。

  实际上,他比不上杨景然,不仅在跟杨景然相比,更在苏晚的心里。

  在苏晚的心里。从来都没有想过接纳除了杨景然以外的人走进她的心里。哪怕发生了后来的事,哪怕她一度绝望跟杨景然的关心,她也没有给过任何人靠近她心的机会。

  对于她而言,如果那个人不是杨景然,她宁可封闭自己的内心,孑然一身。

  可是,即便他都想得清楚,都明白,即便他也帮着劝着苏晚回到杨景然的身边,可是为什么他还是会心痛?

  跟昨晚,他亲自把苏晚送到梨苑,看着苏晚带着孩子进了别墅时的心情一样。

  跟昨晚,他看着梨苑卧室的灯开了又灭。他驱车而去的难过相同。

  他低头看了一眼手机里的定位,上面有一个红色的小点,他放大地图,红点一直停留在景城的梨苑。

  那是苏晚的所在位置。

  曾经她问过自己,为什么他总能那么精准地知道她的定位。

  这个手机就是回答,当初为了以防万一,他让人在苏晚的身体里安装了定位器,可能这个想法在普通人看来很变态,但是在他的世界里,这只是一个很平常的举动。

  让人在她的体内放定位器的时候,他本来是想着能够轻而易举地攻下苏晚的内心的,那么再以后如果遇到事情,他可以随时随地掌握她的动态。在她发生什么的时候,第一时间赶到她的身边。

  谁知道到头来,他输得一塌涂地。

  到最后,她心里希望赶到她身边的那个人,从来都不是他唐野。

  他把玩着手机,他想,可能是从一开始,他面对苏晚,心里就有了忐忑,所以,他才会有这么不自信的举动,所以这么久以来,他宁可苏晚误会自己,对自己一直保持着警惕,也对她的感情只字不提。

  他叫了一杯冰咖啡,等服务员上的时候,他毫不犹豫地把手机扔进了咖啡里。

  正好飞机开始检票,他看了一眼被咖啡浸泡的手机,起身朝检票口走去。

  在飞机起飞前,他侧过头看了一眼景城的天空,摸出手机,忍不住打开了相册,有一张他跟苏晚和两个孩子的合照。是某一次带孩子和苏晚去游乐场拍的,他凝视着屏幕中那双褐色的眸子,闭上眼睛,靠在后座。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握着手机的手却捏得更紧了。

  总想爱得潇洒,

  不辜负青春明丽的韶华。

  如果要爱,

  就爱得有声有色。

  如果要走,

  就走得无牵无挂。

  谁料,

  秋瑟难忘春花时,

  欲想潇洒,

  偏难潇洒。

  拿是拿得起,

  放却放不下。

  飞机起飞,他望着窗外白色的云层,心道,即便仍旧牵挂,无法忘怀,如何都放不下,那也就这样吧

  十个月以后的春天。

  在慕尼黑的广场上,杨景然给了苏晚一个盛大的婚礼。

  至于为什么在慕尼黑,杨景然没有问,只要苏晚的决定,他都无条件同意。

  而苏晚,是因为她母亲和leonhard,虽然leonhard最后也没有等回来他最爱的小女儿,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里,举办一场婚礼。

  她知道,即便leonhard去世,他的身体在坟墓里,但是他的灵魂一定还在慕尼黑广场东面的台阶上,依旧在这里等着他未归的女儿。

  她依稀记得,杨歆在世的时候

章节目录